悠悠读书 > 宋耻 > 第一百七十二节 敌意(2)
    挞懒道:“契丹人不可靠,叛服无常。去年兀术带去宋地的契丹人,转眼就降了宋人,回头就打到辽东!”

    吴乞买道:“那些契丹人,不过是西北路耶律余睹招抚的边地部落。粘罕的腹心猛安还是可以用的。”

    粘罕手下确实有一批可用的契丹人,用女真谋克统领契丹人的只有一小部分,最多的还是长期跟随粘罕作战,被粘罕收拢的契丹人。女真人灭辽国,契丹人对女真人有恨,但亡国之人的恨,其实很卑微。有部分契丹人将其转化为对宋朝的怨,他们恨不起女真人,却深恨跟女真人联合夹攻辽国,落井下石的宋人。粘罕手下有大量这种契丹将领,要求南下灭宋十分积极。另外女真人对契丹人也采取了安抚拉拢政策,高层大量跟契丹人通婚,比如粘罕就娶了萧氏为妻,这个萧氏本是天祚帝的王妃,被粘罕收入房中。这种高层之间的联姻,也一定程度上拉拢了一批契丹将领。

    女真人还刻意在契丹人中制造对宋国的仇恨。当年女真人将燕云山南六州交给童贯的时候,一边从童贯手里敲诈到大量钱财,不但让宋国同意将以前每年给辽国的岁币四十万贯转给金国,而且还要这六州之地的赋税,每年给一百万贯。接着女真人将六州辽人全部掳走,并且对这些人说,你们东迁,不是金国本意,是因为宋国要在你们那里驻扎常胜军(童贯部队),要用你们的田宅养兵。这制造了大量燕云辽人对宋国的仇恨。

    加上粘罕长期坐镇云中,扶持大量投附女真的契丹权贵,比如耶律余睹、耶律马五等。又用这些人去招抚其他契丹人,耶律余睹是西北路招讨使,后来改任元帅右都监,帮助粘罕掌控军中的契丹人,耶律马五更是直接带领契丹部队作战。

    真正不稳定的,还是西北方,其实就是蒙古草原中部地区的契丹人部落。这些人保持了游牧文化,而且知道耶律大石的存在,互相之间暗自联系,非常不可靠。上次兀术带领的部队,就来自于这些西北草原部落。在耶律余睹、耶律怀义等契丹权贵叛臣的招抚下,这些契丹部落名义上顺从女真人,另一边又跟耶律大石眉来眼去,很不可靠。女真人从来就不信任他们,因此始终打压,最终激起了耶律余睹的反叛。让女真人将燕云契丹人杀光,但草原深处还有一些契丹部落。

    “再征发一些鞑靼、黠嘎斯、火石人、党项人、室韦人。以十万大军伐宋!务必尽灭宋东藩。告诉粘罕,许部族劫掠,签发汉军助其转运资材。所掠财货,尽归将士所有,一缕不须充公!”

    其实游牧民族的可靠与否,都跟潮水一样,是波动的。当你能给他们带来源源不断的财物,他们就会忘了所有,甚至跟你同化到一起,当你无法满足他们的慾望,立刻离心离德,凝聚力并不强。

    两次围攻开封期间,征调的兵力超过二十万。尤其是第二次南下,粘罕军中就有大量其他部族士兵,宋人记载,“有鞑靼家、有奚家、有黑水家、有小葫芦家、有契丹家、有党项家、有黠戛斯家、有火石家、有回鹘家、有室韦家、有汉儿家”等军队,辽国灭亡,草原上大大小小投附契丹人的部落,都愿意接受女真人号令。

    “若这些部落南下,蒙古部作乱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真人能征发的草原部族,主要是一些散碎分布在漠南草原上的小部落,但是女真兴起的同时,
第一百七十二节 敌意(2)(第1/3页)